开拓‘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再生资源和循环经济国际合作业务,这说明节能工作对控制我国能源消费快速增长居功至伟

近日,海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公布《关于2018年省节能与循环经济专项资金项目(第一批)支持计划》,拟将海南逸盛石化有限公司新增尾气处理设备和膜法富氧智能高效节能系统改造项目、海南凯美特气体有限公司尾气循环优化改造项目等12个节能改造、资源节约项目以及海南康美食品有限公司燃煤锅炉清洁能源替代改造项目、海南雅利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燃煤锅炉清洁能源替代改造项目等9个燃煤锅炉清洁能源替代改造项目纳入2018年省节能与循环经济专项资金支持计划。公示时间为2018年8月27日至9月2日。全文如下:海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关于2018年省节能与循环经济专项资金项目(第一批)支持计划的公示琼工信节〔2018〕320号
根据《海南省节能与循环经济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琼财建〔2016〕499号)的有关规定,省工业和信息化厅、省财政厅于2018年3月印发了《关于组织申报2018年省节能与循环经济专项资金备选项目(第一批)的通知》(琼工信节〔2018〕86号)。经市县组织申报及初审、现场审核、专家评审等,拟将海南逸盛石化有限公司新增尾气处理设备和膜法富氧智能高效节能系统改造项目、海南凯美特气体有限公司尾气循环优化改造项目等12个节能改造、资源节约项目以及海南康美食品有限公司燃煤锅炉清洁能源替代改造项目、海南雅利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燃煤锅炉清洁能源替代改造项目等9个燃煤锅炉清洁能源替代改造项目纳入2018年省节能与循环经济专项资金支持计划,现予以公示,公示时间为2018年8月27日至9月2日。任何单位和个人如有异议,请在公示期内以书面形式向受理单位提出。提出异议的,应当在异议材料上签署真实姓名或加盖单位公章,并注明联系方式。受理单位:省工业和信息化厅节能与环境资源综合利用处电话:(0898)65238381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9号省政府办公大楼712房邮编:570204海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2018年8月27日(此件主动公开)

27日在甘肃省平凉市举行的第二届中国再生资源企业领袖峰会暨再生资源产业“一带一路”发展研讨会上获悉,“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国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再生资源产业领域开展互惠合作,助推沿线国家的节能环保产业发展,提供了新机遇。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会长蒋省三说:“再生资源企业应抓住这个机遇,把产能优势、装备技术优势、资金优势和模式优势,转化为市场合作优势,开拓‘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再生资源和循环经济国际合作业务。”受国内外经济形势影响,中国再生资源市场近两年持续低迷,主要再生资源品种价格持续下跌,回收利用企业利润随之走低,整个行业呈疲软状态,不少企业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商务部发布的《中国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报告(2016)》显示,去年中国十大品种再生资源回收价格同比下降20.1%,其中报废船舶降幅最大,同比下降47.2%。在这种情况下,“一带一路”经贸合作成为中国再生资源行业发展的突破口。“一带一路”上许多国家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尚处于起步阶段。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介绍,目前,东南亚国家对于固体废物的处理主要是依靠露天堆放、丢弃、焚烧以及填埋,其中露天堆放比例超过50%。中国社科院循环经济重点研究室副主任彭绪庶说,东南亚国家已开始意识到资源循环利用的重要性,但其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产业大多处于萌芽状态,迫切需要相关管理经验及技术装备,这就为中国再生资源产业提供了契机。中国再生资源行业经过几十年发展,行业聚集度不断提升,基本形成了以“回收种类多、技术环保先进适用、资源利用效率高、建设与装备成本低”的中国特色再生资源回收利用模式。兰州市再生资源回收公司总经理戴南昌说,对于“一带一路”国家而言,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模式适用性很强。另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用工成本低。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的数据显示,在印度尼西亚,废塑料行业每月的用工成本为300美元,越南250美元左右,柬埔寨仅为100美元,而在珠三角地区用工成本在600美元左右。江苏华宏科技股份公司总经理胡品龙说,中国再生资源企业完全可以把产业链上劳动密集度高、产品附加值低的前期工作转移到东南亚,以降低成本,增加利润。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会长蒋省三在谈到中国再生资源企业如何走出去时,蒋省三认为:一方面要通过社会组织加强政策沟通、文化交流、学术交流、技术研究等营造良好合作环境;另一方面再生资源企业应形成产业集群,通过合作在其国内建立产业园区、开发区,以获得所在国家比较好的产业政策。

全球能源危机给人类敲响了警钟,可持续发展成为全世界共同的话题。发达国家曾提出一个观点:节能是紧随煤炭、石油、天然气和电力之后的世界第五大能源。但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公司董事长王小康看来,对于当今中国,节能应是“第一能源”。据王小康介绍,节能同时包含“少用能”和“用好能”两重含义,前者是指能源节约,后者是指提高单位能源的经济产出。它具有“最快捷、最便宜、最干净”三大特性。数据显示,“十一五”以来,我国历年节能量与新增能源消费量的比值由2006年的0.33增至2013年的1.05,累计节能量与新增能源消费量基本相当,远高于新增可再生能源消费量。同时,节能的投资成本一般情况下要低于新建可再生能源项目。“这说明节能工作对控制我国能源消费快速增长居功至伟。”王小康表示,“随着资源、环境约束的日益加剧,我们应树立节能是‘第一能源’的理念,将节能作为我国能源消费革命的主阵地。”但王小康指出,目前国内对“节能”的重要性尚认识不足,一些基础工作尚待完善。“国内仍有很多企业节能意识薄弱,主动开展节能减排工作的积极性不强。很多企业往往只注重生产和销售,忽略了能源计量和能源统计等制度建设;政府监管也难以到位。一些城市尚未全面建立科学统一的节能统计指标体系、监测体系和考核体系;执法主体、监察队伍难以落实,法规政策的实施没有监督保障。”对此,王小康建议,一方面,要加强建立政府对节能减排、降碳工作的统筹管理,打破部门间信息壁垒,形成合力;另一方面,建立健全企业的能源和碳排放管理体系,完善能源和碳排放的统计制度。如可通过云计算和大数据分析技术摸清城市和企业的能源和碳排放家底,准确定位高耗能行业、高排放、重污染企业,形成城市“负面清单”管理模式。王小康还强调了“市场手段”的重要性。他建议国家继续大力推进节能产业的发展;积极推行碳排放权、节能量和排污权交易制度,形成“总量控制”下的节能减排硬约束。此外,王小康认为,“将能源革命的希望寄托在供应侧,仍然延续集中发电、远距离传输的传统思路,这对实现能源革命、改变人类社会形态是远远不够的。”“应该充分考虑能源需求侧的新技术、新商业形态,把需求侧的新技术、新商业形态与新能源结合,最终才能产生撼动人类发展全局的革命性效果。比如,把‘互联网+’这一思维应用到能源领域,促使能源供应由B2C模式向C2C模式转换,这将对能源消费革命产生重要影响。”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